三年之约·铃芽户缔

3 个月前(已编辑)
生活 / , ,
768
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3 个月前,可能部分内容已经不适用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556bdfc0bb811f7b54f54e4fc11bbaaf

前言

随着时间即将进入四月,新海诚的新作《铃芽之旅》也终于在3月24日在中国大陆上映了,这部作品成为了继《你的名字。》、《天气之子》后的又一部讲述自然灾害和人类情情爱爱的电影/故事,自然也是受到了我的非凡关注

我和我的一群xdm一起去看了电影,感谢我的hxd预定的超级无敌VIP座位啦(最后一排正中间)


img20230327_01304256

正文

我也是观影后才看到网上有这么多负面评价,想当初《天气之子》上映后貌似也是这样,其根本原因不多说,我也懒得去了解

我补上三点我的遗憾吧

  1. 电影的情节感觉没有完全写完,缺了一些我个人感 觉挺重要的点

  2. 新疆偏远小城市拿不到新海诚本()

  3. 初刷只是普通影厅

但我个人作为一个被类似公路片(少终)拉进二次元巨坑的普通人来说,这部作品给我的感觉是和你的名字媲美的,有很多第一次看感觉不出来的要素,后面细细思索就能理解其中的深意

但缺点也是大多数人所说的那样,情节过于紧促,小说总共就5天啊,5天!

发行的《新海诚本2》中有几句删减的话(来自视频:BV1d24y1L7ha

『妈妈给我的椅子缺了一条腿,没法坐了』

『三条腿也能站得住,你可能有什么缺憾,但一定能站得住』

也正如Up所说的那样,这些话语可能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过于深奥了

最后电影给大家呈现的内容是:

『不管你现在有多悲伤,铃芽以后都会好好长成大人哦』

『所以别再担心了,未来并不可怕』

『你以后还会喜欢上别人,你也会遇到很多』

『非常喜欢你的人,虽然你觉得世界一片黑暗』

『但黎明终会到来,你会在阳光下长大成人』

『未来一定会是这样的,因为那是已经注定好的事了』

『大姐姐,你是谁?』

『我就是铃芽的,明天』

在这些地方,电影为了给时长让路,做了太多的割舍了,小说对于这方面的刻画会更加深刻

电影后半段有很多的细节需要自己去品,就比如小铃芽在踏出后门的的背影,当时看可能还没有什么共感,事后仔细想想,后门内部的常界似真似幻,现实当中却挂着暴风雪,然而小铃芽却也选择回归现实,面对残酷的,失去了妈妈世界,这也何尝不是映照了现实呢。

小铃芽出后门,后门外面真实世界巨大的风雪,小铃芽也只是回首瞧了瞧那“未来的自己”和对未来的自己的那“不同寻常之人”后,便义无反顾的向前走去。在遭受大灾难过后,人们依旧要努力的向未来走去,不顾前路如何困难,也要坚持不懈的往前走去。

铃芽是单亲家庭,对于铃芽来说,妈妈就是她的一切,失去了妈妈的铃芽就等于失去了一切。

她去寻找妈妈,到处去寻找,直到误入后门,见到了未来的自己,和未来的“那位”

可幸的就是后面小铃芽和环姨的相遇了,“来我家吧”

这一幕也与铃芽和大臣的相遇何其相似,但开头相似,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。

“你才是要石”

“不是闭门师也是可以当要石的吧”

“大臣我呀,不能去铃芽家了。”

照我说呀,其实大臣和铃芽是同一种人的两种结局罢了。

实际上,大臣在被铃芽批评之后,就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,颜色都变得灰暗。在铃芽知晓了大臣的所作所为之后,选择像环姨接受自己那样接受了大臣,大臣的颜色也才重新鲜艳起来,而大臣作为新生的神明,它对一切抱有好奇,但却因世间的美好忘记了原本的职责。但是它却也引导铃芽关闭一扇又一扇往门,这三扇往门的所在地点貌似都是过去日本大地震发生的地区,不是大臣打开了往门,而是它引领了铃芽关闭往门

贯穿整个故事最重要的几线索:大臣、环姨、不是男主的すずめの椅子,单就这个线索的量就很大,而且也不是每一个最后都揭秘了

细品,你细品

接下来放一些新海诚的原文

头顶群星闪烁,星空亮得炫目,好似有人错把天空调亮了十倍。天空中悬挂着繁星、白云与夕阳,我在下方朝远处那个孩子的背影一直走着。我用力地踏着青草,强忍着眼中的泪水。

原来是这样啊,终于明白了——我心想。

我不想知道,可我一直都想知道。

我一直认为那个人是妈妈,在心底深处一直坚信能够再次和她相遇,但同时也明白我们不会再见了。草原上的风格外凉,呼气成霜。草太给我穿上的长衬衫太大了,我就把校服上的红色领结紧紧地系在腰间,就当它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。脚下是从东京穿来的草太的色大靴子。马尾辫散开了,头发直直地垂到肩下。不知不觉,我的头发和妈妈那时的头发一样长了。

视线的尽头,是一个蹲在草地上的小小背影。我轻轻地把椅子放下,靠近那个浑身沾满泥巴的羽绒服背影,轻轻叫了一声。

“铃芽。”

那个走累了,找累了,陷入绝望的女孩,慢慢转头看向了我。那是四岁的我,是为了寻找妈妈,偶然钻进后门,误入了常世的我。那双眼眸晃动着期待与不安,惊讶地望着我,仿若终于发现了挣脱噩梦的出口一般。我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,可我想缓解她的悲伤,哪怕只是一点点, 于是拼命给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“妈妈?”

铃芽问道。我犹豫了,尽管非常清楚铃芽想得到怎样的回答,可我——

“不是的······”

我说着,摇了摇头。我无奈地望着泪水涌人铃芽的眼眶,但她没有哭。

“你认识铃芽的妈妈吗?”

她将冻僵的小手规规矩矩地叠放在身前,努力端正了站姿,大声地说。

“妈妈肯定也在找铃芽,她一定很担心吧。 所以,铃芽必须去找妈妈了!”

“铃芽——”

“铃芽的妈妈在医院工作,做菜和工作都很棒。不管铃芽喜欢什么,她都可以做给我。”

“铃芽,我说——”

“铃芽的家······”

不行了,泪水已经涌出铃芽的眼眶,正扑簌簌地滑落。幼小的铃芽一边吸溜鼻涕,一边拼命地继续说:

“因为我的家已经没有了······只是因为妈妈还不知道我在哪里——”

“别再说了!”

我已经不忍心再听下去,跪在草丛里,双手用力地抱紧了铃芽。

“我已经知道了!”

对着我俩,我这么说道。

“为什么?!我妈妈还在的!我都说了她正在找铃芽呢!”

“铃芽!”

铃芽扭动身体挣脱我的双手,像要逃离我一般远远地跑开了。

她一边跑,一边朝星空大喊:

“妈妈,你在哪儿?妈妈!”

“啊!”

我不由得伸出双手。铃芽一下子朝前摔倒了,但她立刻从草丛中抬起了上半身。

“妈妈!”

铃芽大声哭了起来,仿佛在责怪妈妈,责怪我,甚至责怪整个世界。她不停地哭,哭得声嘶力竭,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。她的身体剧烈颤抖着,对面那常世的赤红色夕阳如血一般浓烈沉重,开始缓缓落下,好似映衬着她的绝望。那风景不知不觉渗人我的心底,我也哭了。

“妈妈”

我这么喊了一声,眼泪随即潸然而下。眼前一直哭泣的铃芽,她的悲伤也是我的,我们有着同样的悲伤。她的绝望、寂寞和近乎窒息的悲痛,还有几近燃烧的愤怒,全都丝毫未减地存于我内心。我也哭了,泣不成声。我们坐在草地上一直哭。

可是······

听着铃芽肝肠寸断般的哭声,我突然想到,这不行,这样下去可不行,我不能再哭了。铃芽和我不同。虽然我现在依旧脆弱,可那之后,我已经活了十二年啊!我活了下来。铃芽现在还是一个人,我则不是。我若不做些什么,任凭她这样下去,那她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孤单一人了,会活不下去的。

我仰起脸,一个黄色的东西映人了余光。我拿手背用力抹去眼泪,抱起那把儿童椅子就朝铃芽跑去。

“铃芽——”

我放下椅子,蹲在了抽泣着的女孩身旁。

“嗯?”铃芽很惊讶,眼泪继续从眼眸中落下,“是铃芽的椅子。咦,怎么会?”

说完,她疑惑地仰望着我。

“我该怎么跟你解释呢······”

我刻意地笑着,开始寻找语言。等回过神时,太阳已经沉入云层,周遭被笼罩在透明而鲜亮的蓝色之中。

“我说啊,铃芽,无论你现在有多么难过——”

我能告诉她的只有真实发生的一切,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事实。

“接下来,你都会好好地长大。”

风猛烈地吹着,将我们的泪水吹向了空中。天空越来越暗,星星愈来愈亮。

“所以,你不要担心,也不要害怕未来!”

星星在铃芽的眼眸中闪动。我祈祷自已说的话能够直达她的心底,笑吟吟地大声说道:

“铃芽——你今后会有自己最喜欢的人, 也会遇到很多最喜欢你的人。你可能觉得现在一片 黑暗,但清晨很快会到来的。”

星空以看得见的速度在转动,仿佛时间加快了一般。

“清晨来了,晚上会跟着到来,如此周而复始,你就在光芒之下长大了。肯定会这样,这是命中注定的,没有人能阻止得了。即便将来会发生一些事情,但任何人都无法阻止铃芽长大。”

几道流星从夜空滑过,草原对面的天空随即被染成了粉红色,清晨来了。我凝视着沐浴在晨光中的铃芽,又说了一次:

“你将在光芒之下长成大人。”

说完,我抱着椅子站了起来。铃芽抬头望着我,讶异地问道:

“姐姐,你是谁?”

“我啊——”

和煦的风儿吹过,脚下的花草迎风招展,仿佛跳舞一般在我们周围摇曳着。我躬下身子,将黄色的椅子递给铃芽:

“我是铃芽的明天。”

铃芽的小手牢牢地抓住了椅子。

幼小的女孩,眼前有一扇门。

她一只手抱着椅子,一只手握着门把手,打开了门。

门对面是一片灰色的世界。天还未亮,在微暗的天空中,细雪纷纷扬扬,到处都是刚出现的瓦砾留下的漆黑剪影。三月份的大地,充溢着还未被抚慰的悲伤,在门的对面绵延无尽地伸向远方。

在钻入那扇门之前,女孩仅仅回了一次头。

远处山丘上有两个大人的影子,一个是高大的男子,一个是身上连衣裙随风飘荡的女子,他们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女孩。两人站在迎风摆动的茂密青草上,沐浴在银河的光辉之中,宛如图画一般美丽。那一幕,永远地烙印在了女孩的脑海中。

女孩转回头,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那扇门。她抱着心爱的黄色椅子,回到了那片灰色的世界里,然后用稚嫩的小手紧紧地关上了门。

“门的那一边,存在着全部的时间”

评论区加载中...